关于印发《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“人才队伍建设年”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》的通知

2020-01-07 09:07:14   阅读2949

高频彩与私彩勾结 相声界也选秀了,郭德纲和张国立《相声有新人》上演battle大战

高频彩与私彩勾结,如今选秀节目如火如荼,相声界也开始选秀了。东方卫视组织了一个喜剧竞演综艺《相声有新人》,这也让相声终于有了一个自己的节目。

从舞美就能看出节目组的用心,古典屏风、折扇、红灯笼,还添置了长条板凳和茶桌,把茶馆搬上了舞台,很有心的还原了相声的“最初面貌”,还弄了一个沉浸式舞美“相声小镇”。

导师阵容更是请到了郭德纲和国家一级演员张国立,二人化身“德国组合”身披长袍大褂惊艳亮相,一登场就用一段对口相声吸引全场注意。

一唱一和间解释了二人相声圈的“叔侄”关系,芭姐才知道有着非同一般国民度的张国立更是一个资深相声达人。

节目的赛制也很创新,63组选手自行选择导师分组考核,争夺每位老师手中仅有的10块令牌。

每位选手的目标都是“翻牌”晋级,因此每一次选择都万分慎重,眼看郭德纲考核区域已经人满为患,而张国立区域只有零零散散几组,选手们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。

最终,40组选手选择郭德纲,23组选择张国立,两队人数悬殊,考核标准也是不尽相同。

郭德纲率先公布选人标准,“我会相对严厉一些、苛刻一些,因为我了解这个行业的专业技能”,40进10本就有极高的“淘汰率”,又要高标准严要求,选手们可谓“压力爆表” 。

不同于“低晋级率”的郭德纲组,23进10的张国立组在选人标准上走起了“温和派”路线,他认为“选手要有扎实的基本功、懂得真诚的表演,就都能通过”。

在节目中郭德纲“说个相声怎么就这么难呐” 的感叹,一语道出相声人的心酸

舞台上如何搞笑,背后却是难以言说的凄凉和无奈。依靠相声表演根本“吃不饱饭”,却依旧坚守“相声梦想”,有的人一礼拜都演不上一场,也有人只因喜欢就坚持四年,却赔了400万…

演出报酬少、环境差、观众少,就算是已经小有名气,曾经登上过春晚的青年相声演员张番、刘铨淼,也很难打破长时间沉寂的魔咒

既要面对市场,又不能迎合市场,相声演员们普遍对自己的生存状况并不满意

西安二哥描述相声人的生活就用了三个字“太难了”,能够坚持下来的都是因为热爱和执着。

首期节目也是因为一对交大博士相声夫妻档引爆话题,“公式相声”让两人意外走红,怒怼郭德纲放话“咱们走着瞧!”更是赚足了眼球。

在表演中,他们屡屡抛出“博士梗”、“永动机”、“镜面反射”等包袱,怒怼传统相声“要么天天说老段子,要么抄袭网络笑话”,在表演结束后用自创的相声公式与郭德纲探讨相声理念。

一时间,关于“公式相声”、“相声传统技艺的传承”讨论热烈:

有些网友认为:“他们夫妻出发点是好的,比如总结相声可以搞笑的思维逻辑,但他们缺少的正是相声应有的基本传承。”

又有些网友认为“做观众都觉得气死了,相声不是机械化的,说的一点都不好笑,不喜欢按照公式为了抖包袱而强行尬笑”

相声现状不景气,我们是要创新让它变得流行,但这种创新真的是大众接受的吗?然而在这对夫妻的演出视频中看不到太多亮点,反而觉得缺少相声的基本功。

虽然对相声这样的传统艺术,有质疑才能让其更好地发展与传承,但是如果一味地追求创新就会丢失传统,失去了相声本身存在的意义。

相声作为一项传统艺术,必须基于长时间的积累,它不像唱歌跳舞,可以凭着颜值一夜成名。

俗话说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基本功的训练是必须的。

相声是扎根于民间,源于生活的,一唱一和间抖出的包袱是只能靠智慧和思维才能想到,呈现出的作品也都是贴近生活,充满了正能量和对社会的思考。

周培岩带来的作品《路怒症》,展现了都市人的焦虑和迷茫;

陈曦、金霏探讨了相声的创新形式;

陈印泉、侯振鹏生动展示了现代人的婆媳关系以及南北文化的差异;

从不被看好到全网热议,在娱乐喧嚣的大环境下《相声有新人》让相声这门传统艺术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。

目前节目播出了三期,收视率也稳步上升,单条短视频播放量突破2000w,#相声有新人#微博话题阅读量达2.1亿。

《相声有新人》让大众更加的了解相声,了解相声人。其实真正热爱相声的人都在努力传播这个中国式的幽默表演艺术,而不是为了简单的将它商业化,一味的迎合流行,而是通过做“人”的故事,赋予相声格局和温度。

大家都在努力,在不丢掉老手艺的同时,又做出新鲜的尝试,创造出结合社会热点的段子和包袱,抛出值得思考的时代话题。

它不需要迎合娱乐浪潮,而是要给相声留下舞台,给它空间去发展,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热爱这门手艺,以至于这门传统艺术不被大时代所埋没。

“酸甜苦辣、嬉笑怒骂”一门承载着中国人喜怒哀乐的艺术,让它在年轻化与文化传承方面找到合适的平衡,让相声不易转变成另一种独特的相声魅力。